我时常在想,我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也许在外人看来,我是一个懦弱、孤僻、疯疯癫癫且好高骛远的人。而在我看来,我则是一个不愿把自己内心透露给别人的人。我与抑郁的斗争远远不止我和医生说的一年而已,而是六年,六年及以上。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想那些事情,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人们总是把自己最优秀最惹人爱的一面展示给他人,以获取虚荣心的满足。而我,则总是疯疯癫癫的去惹别人,去开玩笑,去找毫无意义的话和别人说,即便别人不理解和不想听。我总是想教会别人些许什么,即便别人不愿意听。我不想这样,我想改变。可是我控制不住。我控制不住的不去寻找自己仅存的存在感,宁愿化身小丑,变成人们厌恶的那一个也不想存在感被剥夺。

我讨厌那些拿疾病取乐的人,每当我和别人说起我有抑郁症,别人总是以一副嘲笑、唾弃的面孔对待我,和我说“想开点”、“你有什么好抑郁的,别人抑郁症都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你有什么?”、“谁抑郁了?过来我给安慰安慰”。没错,我是没经历过你们说的大风大浪。可是…可是这就代表我没有权力抑郁吗?对,是我的错,我是心理脆弱。每当我向别人诉苦。想找人倾诉的时候,“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这个懦弱、疯疯癫癫由好高骛远的我。

渐渐的,我隐藏自己,让伪装包围着我,只有这样才能获取那微薄的安慰感。我不再找人倾诉,不在找人谈心,不在有知心朋友,渐渐的我不在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我坚信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给别人带来麻烦。我不想得到别人的任何东西,包括怜悯;我不想给别人造成任何麻烦,即便是有利的;甚至不想让别人知道真正的我,因为害怕,我害怕失去仅存的愿意听我说话的你。我不想。不想变成那个毫无存在感又惹人厌的家伙,我也不想在被别人打了后还要和打我的人道歉。

“渐渐的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待我学会了伪装,带上了假笑的面具,每天都活在谎言和圆谎的循环,虚伪的过着每一天。越发长久,越发痛苦。每天的我感觉在虚度光阴,每天的任务就是度过这一天。当存活变成了负担,人生就变得无趣了。我从此变得很难再开心。当开心变成任务的那一刻,我就不在认识我了。我寻找着那个真实的我,那个会笑的我。我不喜欢现在这个虚伪的我,想念着真实的我。可是。我找不到。每天的我除了想哭就是想哭。人前保持笑脸,人后暗自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