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介绍

皮钦语(洋泾浜)

皮钦语是一类过度语言,通常在语言不通且长期接触时出现的语言让步,典型的例子就是“洋泾浜”一词的来源。

在十九世纪初期,随着大批从事经济掠夺的英商涌入,在语言不通且急于沟通的情况下发展出了“洋泾浜”,它与Chinlish(中式英语)不同,这种语言完全置英语的构词结构于不顾。

打个比方:

  1. 我不能=“My no can”
  2. 我什么都不要=“My no wants”
  3. 这不关我的问题=”No belong my matter.“

在日军侵华期间建立的伪满洲国所使用的协和语也属于皮钦语。

通常皮钦语只是在小范围使用。这种沟通方式通常没有文法可言。

克里奥尔语

克里奥尔语是皮钦语发展到一定程度而演变来的。

与皮钦语的区别在于克里奥尔语成为新生的母语,并发展出成规的文法出来。

协和语

上面所说,在日军侵华期间建立的伪满洲国有使用协和语。

这并非自然发展出的皮钦语,而是人为制定的皮钦语,通过在汉语中引入大量的日语词汇和语法进而构建出来的语言。

口语方面类似“你的帮我,我的钱的大大的给”

书面类似“你的市場去、油得沒有的牛肉買賣來”、“你的烟草買賣去、外邊的大々留達不行ぢゃないか”

相关讨论见ピジンとしての「協和語」の文法研究.

偽中国語

偽中国語是一种通过在日语中仅使用汉字进而模仿中文而造就的一种语言,比如:

  1. “你明天去哪里?”=“贵方明日何処行?”
  2. “今晚在横滨中华街吃饭,非常好吃。”=“今晩横浜中华街晩御饭食、大変美味。”

偽中国語与协和语有非常大的区别,前者有明确的娱乐趋向,某些意义上不属于人造语言。而后则则是出于统治目的的人造语言。

而对于偽中国語,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组织叫做日本漢字黨(疑似消亡),他们推广使用这一类语言。

但是,偽中国語并非皮钦语也并非克里奥尔语,在某些意义上它不属于语言的混合语。

但是,这种语言是不成规的,仅有娱乐意义的语言。